为啥带上这俩涉农大咖,相关部门应加大各类保

来源:http://www.chinaLandjoint.com 作者:农业发展 人气:77 发布时间:2019-10-15
摘要:央广网北京9月27日消息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湖北黄石阳新县枫林镇甘港村位于海拔600多米的大垴山山坳里。这座深山里,教师王忠恩坚守岗位40年,虽然学校里只有13个孩子

央广网北京9月27日消息 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湖北黄石阳新县枫林镇甘港村位于海拔600多米的大垴山山坳里。这座深山里,教师王忠恩坚守岗位40年,虽然学校里只有13个孩子,但他仍然坚持和孩子们在一起,他说这些孩子就是深山里的希望。 上课了。班上只有13名孩子,这节课是语文课,王忠恩讲的是童话故事《丑小鸭》。 王忠恩:养鸭的姑娘怎么? 学生:讨厌它。 王忠恩:所以它感到? 学生:很孤单。 下一节是数学课,老师依然是王忠恩。在这里,王忠恩既当爹又当妈,各学科的课程,全都精通。1976年,王忠恩初中毕业后,就在甘港初小教书,教书40个年头了,他最怕的就是山里的孩子因为穷,而放弃读书。 王忠恩:每学期开学,有很多学生都没来上学,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家家户户去走访、动员,很多家长都无奈地说,家里没钱,我当时心里想,孩子不上学多可惜啊。当时我就答应家长们,杂费我给你们出,学习用品我给你们买。 山上湿气重,中午放学时,村子已沉浸在浓雾里。虽说是一个村,孩子们上学、放学仍要走不少山路。一次放学后,王忠恩发现两名学生坐在山路上哭。 王忠恩:我问他为什么哭,他说腿痛,脚很累,走不动。他在哭,他姐姐走得动,也哭了,两个都哭了。我就牵着一个,抱着一个,回我家。 从那天起,王忠恩常常把家住得远的孩子往自己家带。这些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碗炒鸡蛋,王忠恩总是让给孩子吃。在村里当老师,王忠恩的日子一直过得很清贫。有一年村里一直发不出工资,王忠恩家里的米缸很快就见了底。 王忠恩:我父亲晚上提着一个篮子,拿着一个蛇皮袋,到山下的湾子去借,一般晚上人都睡了,我父亲很爱面子,当时不想我教书了。 没有工资,日子过不下去了,王忠恩的父亲死活不同意王忠恩继续留在村里教书,王忠恩没有办法,离开了学校。 王忠恩:村长每天晚上都到我家里来,来了七八次,说孩子们没人教了,班上都空了。经过反复地考虑,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说服了我爸爸。 甘港初小只有一到五年级,王忠恩的儿女长大了,得到山下去读书,每天要走很远的山路。儿女们不止一次央求父亲下山教书,可王忠恩不同意。 王忠恩:我走了,那个班就空了,没人教。 就这样,王忠恩把根扎在了甘港初小。甘港村村民对王忠恩有说不出的情谊: 周瑞恕:我们三代人都是他教的。 周理松:王老师忠厚老实,在教育方面勤勤恳恳,对待学生就像对待他的儿子一样,爱护他。 40个年头,王忠恩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不平凡的故事,他用自己的善良与坚守,让山村里的孩子们,看到了美好的希望与未来。

澳门云顶,跟随习大大去美国会朋友的企业家,除了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互联网大佬,还有两位涉农企业家同样备受瞩目,他们是:双汇的万隆,伊利的潘刚。 万隆,40后,河南漯河人,双汇集团董事长,被称为中国肉类工业教父。妙语:“一生最爱做的事——杀猪,把猪杀好。” 潘刚,70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人,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党委书记。妙语:“我眼中只有两种人,一种喝牛奶,一种不喝牛奶。我的目标是把这两种人变成一种人,让大家都喝牛奶。” 习总为啥让他俩随访? 选谁跟随出访,当然不是拍脑袋决定的。那是综合了这些行业在国内外的发展水平,以及中美两国双边贸易的长远合作愿景之后,才做出的慎重选择。 这两家企业在全球市场表现不俗 2013年,双汇收购了美国最大的生猪生产商及猪肉供应商史密斯菲尔德,成为全球最大的生猪加工企业,雄踞生猪加工产业链顶端。伊利集团作为国内奶业龙头企业,自然也走在中国奶业的发展的潮头位置。 这两家企业的规模和在全球市场不俗的业绩表现,证明中国的农业企业完全有机会、有能力参与全球竞争。而在他们身后,其实有更多的企业正在奋力追赶。虽然各位企业大佬们跟习大大随访备受关注、金光闪闪,但是,回来之后,他们又要投入到国内外激烈的竞争之中。 不论是在海内外拓展养殖牧场还是设厂加工,还是利用全球资本和拓展国内国外市场,这两家企业的每一步发展,实际上都代表了中国农牧产业将要走的路。就是这样,壮大自己,立足国内,走出国门。 中国农牧企业需要走出去,借鉴先进经验 这几年,中国的肉和奶,常常给人一种怎么吃都不安全的感觉。吃猪肉怕有瘦肉精,喝牛奶怕有三聚氰胺。消费者抱怨,去海外代购、疯狂扫货,用脚投票投掉了国内肉企、奶企的市场。据统计,2014年我国乳制品自给率为76.4%,而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前的2007年则高达95%。 痛定思痛,中国的企业其实一直在反思:到底为啥呢? 以奶业为例,农业部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马莹曾分析,现在奶业面临的问题总体来看,首先是散养比重还是比较大,养殖百头奶牛以上的占到45%,将近一半以上的还是百头以下小规模的,抗风险能力弱,经营管理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同时,奶业生产成本高,奶业生产成本仍然处于上升通道。目前我们国家生鲜乳的全国平均价格是在3.4元,世界平均水平是1.89元。从生产关系来看,我国奶业生产模式不适应奶业发展的要求,产业链各环节的利益连接机制没有理顺,市场引导方面有效的手段比较缺乏。 同样的经营分散、规模小、成本高、管理水平较低等问题,也存在于畜牧业。长此以往,那肯定不行啊!所以,中国的企业必须走出去,学习和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美国作为世界上农业最发达的国家,其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完备的产业链,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尤为珍贵。 中国肉、奶市场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不知道你是否记得? 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其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国人均全年肉类消费达到29公斤,奶类36公斤。 数据显示,过去五年中国肉类食品产业发生了很大变化,五年来中国肉类总产量净增了近800万吨,人均年占有量净增了4.59公斤。未来5到10年,中国肉类需求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全球猪肉增长的50%将来源于中国。 再来看看奶类消费。目前,我国人均消费奶类的水平是亚洲平均水平的二分之一,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不过,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来看,据农业部市场预警专家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农业展望报告》预计,到2024年,中国城乡居民人均奶制品消费量或将达到39.56公斤,年均增速为2.2%。 需求这么旺,毫无疑问,中国的肉类产业极其相关的畜牧业等上下游产业,都将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但是,君知否?我们的肉类、奶类产品每年都会有大量的进口,国内企业还是不能完全满足国内需求滴。 据统计,我国去年牛羊肉缺口约200万吨,由于国内牛源紧张、养殖成本上升等原因,牛羊肉的缺口将长期存在。除了牛羊肉进口,猪肉的进口也在增加。与肉类一样,奶制品的进口也逐年递增。去年我国乳制品进口继续增长,乳制品进口数量和货值分别达到205.19万吨和84.87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2.30%和19.75%。 像双汇、伊利这样的肉类和奶类加工企业,处于连接畜牧养殖和市场消费终端的最为重要的环节,既有工业技术优势,又有市场营销优势,另外还有资本优势,可以盘活整个畜牧业、奶业的产业链,习大大带他们二位访美,自然是着眼于整个农牧业的发展。 双汇、伊利能从美国带来啥? 万隆:给中国消费者带来美国火腿。 万隆董事长表示,双汇将不断引进史密斯菲尔德品牌、技术、设备、原料,在中国的新工厂也即将竣工投产,中国的消费者很快就能吃上美国风味的香肠、培根、火腿。这些合作稳定了美国史密斯菲尔德4.5万名员工的就业机会,丰富了中国老百姓的餐桌。 潘刚:建设中美食品智慧谷,引进美国高端人才。 据透露,在两国领导人的推动和中美农业合作大氛围下,伊利正在集聚全球顶尖高校、科研院所和机构的智慧资源,主导实施中美食品智慧谷。这一合作集聚整合了多家全美顶尖的常青藤联盟名校、全球综合排名前十的大学及在农业、管理、生命科学等各个领域全球排名第一的高校、科研院所和机构的科研力量,将在“营养健康、产品研发、食品安全、农业科技、畜牧兽医、生态环保、企业管理、人才培养”等多个领域展开全方位立体式合作推动两国企业互惠发展。 中国乡村之声原创作品,欢迎转发转载,但请务必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乡村之声”,并保持转载内容的单独完整呈现。

央广网北京4月5日消息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这句广告语相信大家并不陌生,但是3月底以来,围绕着这种昂贵的所谓“极草”,却引发了更多的关注。 3月30日,生产极草的公司青海春天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被要求立即停止生产经营冬虫夏草纯粉片,也就是极草系列产品。原因据说与重金属砷含量超标有关。 但一天之后,也就是3月31日,公司又收到青海省食药监局同意换发生产许可证的批复。一天之间,命运逆转的极草引人关注。 极草从面世至今5年多,已经拥有600多家门店,砸下广告费10个亿,在全国拥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是目前还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保健品还是食品,或者是一种药品,不能不让人觉得尴尬。中国乡村之声特约评论员孙立武分析认为: 孙立武:“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这句耳熟能详到几乎“洗脑”的广告语曾经盛行一时,那么熟悉但离普通消费者又那么陌生,现在明确的是可能以后都听不到了。 对于冬虫夏草,大家都不禁想问,它是植物?还是动物?是食品?还是药品?虫草这种神奇生物在进化史上绝无仅有,甚至在猎杀、风干、磨粉、甚至都压成了片之后,这种身份界定不明的特质依然存在。 这很重要么?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对卖到29888元一小盒的极草来说,这个界定几乎决定了其自诞生起所有的“麻烦”。 2016年2月4日,食药监总局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指出砷含量超过国家有关标准1.0mg/kg至少4.4倍以上。此消息一出,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极草”含片继“质量门”、“无照门”之后又陷入了“有毒门”的境况,正可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食药监总局界定虫草超标的标准是“保健食品”,但现实中,极草给大众展示的更多事要做是保健品。 不论是登陆媒体,还是质量门后以试点品身份出现,虫草一直处于无户口的边缘。 此次食药监总局不仅拿出了极草含片砷含量超标的结论,先一步还叫停了其试点身份。 尽管3月31日,生产公司已收到青海省食药监局同意换发生产许可证的批复。但几年的时间,折腾的极草,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价格昂贵是其一,更为重要的是从来没有能够解释清楚冬虫夏草的药用价值和使用方法定性、定位。 进而让虫草一度游离在食品、药品、保健品的监管之外,成为了三不管产品,质量更无法保障。 质量,健康效果无法有效保障,价格高昂,但与其他“忽悠型”保健品能有本质上的区别吗? 折腾的极草,你又何尝不是在折腾消费者? 对于虫草甚至其他保健品,务必要加大相关部门的监管力度。包括地方食药监局、食药监总局、地方法院、第三方检测、各地工商、公司所在地工商等,政府部门和民间质检机构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从产品项目审批到投放市场审批,务必严格,建立可追溯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让消费者从接地气的食品药品,到高高在上的奢侈品,都能买的放心,用的舒心。

本文由澳门云顶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啥带上这俩涉农大咖,相关部门应加大各类保

关键词:

最火资讯